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仓木道人与陈医生
    女军官显然没打算给白玉京多少时间,直接就让白玉京锁门跟着自己下楼,在楼下一辆军区拍照越野车在外面停着,看着上面的拍照已经特殊通行证白玉京想到一个民间传说,这些人就是拿着杀人执照的专业人士。

     开门上车,汽车换换的发动,白玉京趁机观察下内饰,朴实坚固,这是白玉京对于这辆车的评价,看着车辆驶出自己的居住小区,白玉京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在一处红绿灯处白玉京问自己身边的正在驾驶的女军官:“大姐你叫什么”

     “你可以先喊我中校,知道我名字也要看你能不能通过后续的考核”

     白玉京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自己只不过是通过了基础的审核,对于以后要碰到的事情完全是小白一只,为什么是军职称呼那是应为军人系统与警察完全不是一个系统,军事行动是不受地方管制的,双方只能沟通,如果是碰到重大事件,地方征服与警察机构对其进行辅助,这点世界观白玉京还是有点。

     汽车行进了大约十五分钟,中校姐姐带着白玉京来到了医院,在漂亮中校大姐姐的带领下,白玉京进入了医院的后勤区域,然后经过几个拐弯,来到一个角落里。

     白玉京看着角落里竟然有一间传达室,中校姐姐掏出一本红色的证件,白玉京扫视一样上面刻着一些符文,里面伸出一张枯萎的手在接过关云的证件摸了摸然后递了过去。

     大约过了2秒钟,白玉京发现身边本来应该是墙壁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门,对着还在愣神的白玉京说道:“跟我来,看到什么不要问”

     白玉京点头:“明白,大姐姐”

     对于白玉京的称呼,女军官身体微微有些颤抖,随后迈步走了进去,在进门的时候,白玉京突然觉得自己的双目有点微微的刺痛,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随着白玉京的揉动疼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开始变得更加强烈,白玉京就这样视野模糊的跟着朝里面走。

     不少很长的走廊,白玉京看到了数个手持枪械突击队装扮全副武装的士兵,士兵的手上的枪械外面刻着一些符文古篆字,看架势就不普通。

     白玉京这是除了军训期间再次那么近的距离接触到枪这种东西,毕竟这里是天朝,真正的枪械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就是传说中的东西,所以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而白玉京的举动,守卫士兵握着枪械的手稍微紧了紧。

     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应为多看了一样产生了误会还是如何,欣然守卫们的目光几乎全部转移到了白玉京的身上,白玉京刷卡进入第二道大门后,那种被盯着的感觉少了不少,不过白玉京的眼睛还是有些火辣的疼,通过自己的神经感觉,这种疼痛的来源应该是白玉京眉心处的那道红色。

     就这样白玉京跟着这位中校大姐姐来到了一个稍微宽的的房间,白玉京扫描了下周围的布局,手术台外加一排更衣柜一样的柜子瞬间明白了过来这是一间停尸房,看来自己这次面对受害者应该已经领盒饭跪了。

     中校大姐姐在进入房间后,在房间内的一间办公室内,走出来以为穿着道袍的中年道士与以为大白褂年轻的男医生,道士对着两人做了揖礼,而医生只是简答的与中校大姐姐打招呼,双方看样子应该是见过。

     中校大姐姐回手与道士回礼道:“仓木道长陈医生麻烦你们了”

     仓木道长微微一笑回答中校大姐姐道:“道友客气了”

     而陈医生则是一脸的不耐烦:“好了,又不是不认识哪里那么多废话,这种小任务上面竟然派你来,不应该啊”

     中校大姐姐对于有些抱怨与好奇的陈医生道:“事无大小,还是先看尸体吧”显然对于陈医生的疑问白玉京自己眼前的这位身材爆好的大姐姐没有动打算解释什么。

     有些是习惯了这位大姐姐的行为举止,陈医生只不过是纵了纵肩膀然后带着他们就来到了存放尸体的柜子门口,白玉京

     看到这些存放尸体的规则上也是刻着符咒,这他喵的放的什么尸体竟然要如此的作为,并且不单单是符咒的问题,锁具都是要刷开的高级防盗锁具,白玉京觉得如果盗走里面的尸体估计能上世界新闻不过也有个前提你能活着走出去,白玉京看着这一个道士一个医生都觉得对方能轻松搞定自己更不要说自己跟着的这个大姐姐了。

     尸体被陈医生拉出来,当满是经文符文裹尸布盖着尸体出现的时候,白玉京眼中发现一股黑气在尸体上若隐若现的来回缠绕,仿佛就是电影中的冤魂一样,陈医生与道士还有大姐姐同志仿佛没有看到一样,陈医生将裹尸布掀开,一股黑气骤然暴起朝着白玉京冲来。

     呼,白玉京下意识的后腿一步,拿着刀的左手横在自己的胸前,黑色气仿佛碰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有迅速的缩了回去。

     仓木道长一巴掌拍到陈医生的脑地上:“孙子,你丫能不能不毛躁”

     陈医生则是一脸的尴尬先是对着白玉京说道:“抱歉抱歉”然后转过身来对着仓木道长道:“二爷爷给点面子,给点面子”

     仓木道长用眼角看了一样一言不发盯着尸体的白玉京嘴里的中校大姐姐,看到对方没说什么,仿佛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白玉京说道:“小友抱歉,我这后辈有些毛躁”

     白玉京对着苍木道长挥了挥手:“道长不用道歉,我不也没什么事情么”

     仓库道长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一块铜镜递给白玉京说道:“这块护心镜虽然不是什么好的法器,但是也算过得去算是赔礼了”

     白玉京本想拒绝,但是看到中校大姐姐点头,白玉京就身手接过来过来然后对着仓木道长说“谢谢“这个插曲过后,白玉京把木光转向尸体,尸体的胸口心脏位置一个拳头大小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