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失去内脏的尸体
    “啊”白玉京忍不出发出了一声啊,心中那个震惊啊,白玉京的脑洞首先就想到了一种出现在电影电视剧里的生物-异形,可以寄生于人体心脏位置吸收人类的身体的营养与DNA然后完成自己的进化与生长数小时就可以破体而出。

     仓木道人看到白玉京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小友知道这是何物所为”

     白玉京看到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白玉京想了想还是把自己想到的说出来为好,简短的整理了下思绪说道:“这个应该不对,那种生物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小友但说无妨”显然仓木道人对于白玉京的表情以为是谦虚。

     白玉京发现自己有点骑虎难下了自己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异形,一种出现在老美的电影中的生物,可以寄生在人体心脏位置,吸收人类的营养成长进化只需要数小时,它们破体大小应该比正要大一些,再者这种东西不该带有这种黑色气息应该不是这种东西而是另有凶物”白玉京说道这里也是大喘气,目前自己的脑洞只能开到这里了,至于神奇的地球到底还有些什么白玉京不知道的东西就不清楚了。

     白玉京说完中校大姐姐对着白玉京点头对于白玉京的一串的脑洞还是比较满意的:“推理不错,不过以后先要了解情况再做推理,陈医生介绍下尸体吧”

     陈医生推了推自己的鼻梁的位置,发现没有眼睛有点尴尬然后开始缓缓道来:“张达三十五岁本地人,尸体发现的时间是十来天前,也就是大年初三晚上,尸体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医院的医生发现他的体内的内脏器官已经全部消失,转到我这里的时候我检查过,体内有一些细小的虫类啃食的痕迹,经过仓木二爷的鉴定对方没有妖气应该不是死于虫类妖族之手”

     中校大姐姐继续问道:“他的个人情况呢”

     陈医生:“根据本地警察调查提供的资料,他今年过年是独居,妻儿过年去了东北的娘家,自己由于工作问题没有跟随一起去,这里我是建议还是给大家年假放的长一些也许他就不用死了”

     “孙子,老实的说”仓木道长对于这个自己的族内的晚辈偶尔的跳脱有点适应不来。

     陈医生看到仓木道长瞪大的眼角只好认怂继续对着中校大姐姐与白玉京道:“此人平常与邻居和睦,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唯一喜欢的就是钓鱼,在死亡的前几天他的邻居看到他曾经带着渔具开车离开,应该是钓鱼去了,再然后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的家,由于他住的地方邻居年里聚会,邻居打他电话关机,而屋内亮着灯推门进入才发现对方已经死了”

     中校大姐姐点点头,然后接过来陈医生递过来的调查报告,翻动以后把它递给了白玉京,然后去观察尸体。

     而白玉京则是接过报告以后翻看了下,开始的基本资料来说无所谓一般人,然后就是行踪问题,这里可是北方虽然不是东北那么冷的地方但是温度也不高对方竟然在过年那么冷的时候还去钓鱼,不是钓鱼的狂热爱好者就是有人带他去的。

     白玉京看到在查看尸体的中校姐姐想了想还是不在这里说的好,白玉京右手将报告放在身边的台面上,跟着一起查看尸体。

     在陈医生的翻动下,白玉京看到了一个空壳的躯体,躯体内部的除了外面的一层皮肉以外全内脏器官果然全部被掏空了,在内脏与骨头与血管的链接的位置,白玉京也是发现了一些被虫类的撕咬的断裂的痕迹,之所以知道的那么多主要也是多年的动物世界的教育所致,想想那熟悉的声音讲述到:春天到来了万物复苏,冬眠的熊从洞窟里走出来,一个崭新的交配季节....白玉京摁了摁自己的脑袋把脑洞拉回现世,白玉京在尸体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抹绿色植物的细小的碎叶片,不过这次白玉京再次没有开口。

     在尸体反动以后,中校姐姐看了看有点异样的白玉京,然后对着仓木道长与陈医生道:“尸体就看到这里吧,你们准备好后续的处理,不过如果有意外我会联系后勤组将其带回总部”

     仓木道长与陈医生表示明白,随后中校大姐姐对着白玉京打手势,让白玉京跟随其离开。

     当看白玉京两人的身影被停尸间的们阻挡住以后,仓木道长与陈医生诡异的对视一样,两人互相对视良久,最终还是仓木道长叹了一口气道:“刚才你是故意没有压制怨灵的吧,那把刀你认出来了”

     陈医生点点头:“是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也许是,不过那把刀千年来仿制的也有过,不好说”

     仓木道长对于陈医生的说法也是认同,但是沉默了半天然后对着陈医生道:“那个年轻人啊,老李头米想到啊,他当年脱离家族带着自己家人来到这里做一个平凡人,最终还是躲不过命运”

     “切”陈医生对于仓木道人说道命运显然完全不认同,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仓木道人对于陈医生的一声“切”也没有太在意,给对尸体开始念动咒语,随着咒语的声响,本来缠绕在尸体的躁动的黑气渐渐的平息下去。

     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上了车以后,白玉京看着已经离开医院然后对着正在开车的中校姐姐问道:“大姐姐咱们那”

     “先去地方的家里,你说吧你发现了什么”中校大姐姐对于语气平淡,但是从中白玉京听出来了对方刚才看到了自己的异样。

     白玉京摊开手说道:“是的,不过如果我的发现有用的话,你要告诉我你名字,最起码是一个字”

     “可以”

     “对方的体内虫咬的就不说了,这点您比我清楚该是什么,我刚才也在观察了大姐姐你,然后就是说我在他的体内发现了一丝水草模样的东西,那么可以告诉我大概是什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