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一丝线索
    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顺利,没想到布控这次多久就抓到了想要的人,在警察局的审问室内,白玉京与云姐一起参与了罪案的审讯,那些人也痛快的交代了自己是盗墓者他们大多都不是本地人只不过一个组织的成员是本地的在听说了本地有一个水库有古怪所以想着去看看。

     这个行动他们在这时第二次,第一次由于是夏天,进去的人在芦苇丛中迷了路并且更恐怖的是有两个人失踪在里面,作为盗墓者他们对于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也是信的,所以在焚香祭拜以后宣布放弃这里。

     然而由于这半年呢接连的失手让他们这伙人有点难以为继生活,所以在年底聚会的时候有人想起来这里,大家觉得可以接着冬季草木枯萎的时候一把火烧掉水库的一些芦苇然后从而顺利的找到自己想要的。

     而死去的张达就是他们团伙成员,也就是任务的发起人与消息提供者,这次也许是准备的充分,这伙人顺利的进入了墓室入口,虽然都有贼不走空一说,这不过这次他们还是走了空,墓室虽然在水下,不但没有进水反而干燥无比,在墓室的主墓室内,除了一个空的青铜棺椁意外再也没有其他物品,说难听的就是比鬼子扫荡还干净。

     一伙人就这样耗费了无数的力气最终空手而归,而他们在离开的时候发现了本地成员张达有些异样,随后团伙的老大留了个心眼,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张达竟然到家没几天就死了,至于他是不是私藏了什么还真不好说,应为在前放火烧芦苇和探测位置都是他与另外一个成员做的,而那个人也在探索结束以后消失不见。

     经过他们内部讨论一致觉得张达他俩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或者是私藏了什么,所以前来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白玉京在与云姐出来了审讯室以后,就迅速离开了,在回到白玉京家里的后,云姐坐在客厅呢思索着什么,而白玉京只好百无聊赖的跟着坐着。

     “你觉得这次案件如何”

     云姐的突然一句让在神游太虚(打瞌睡)的白玉京有点没回过,云姐看都白玉京迷离的眼神,随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话。

     白玉京这次明白,随后仔细回味了这次事件的经过,整理下思绪说道:“这次任务,看起来就是一场应为盗墓而出现了意外,比如说这个张达应为在下墓的时候动了一些东西,他把东西拿回家从而唤醒了尸蹩,然后尸蹩进入体内将其内脏啃食,而另外一个成员估计也在当场,看到张达死了所以拿了那个东西然后跑路了,不过这次破案我觉得有点过于顺利”

     “嗯,看来小瞧你了,说的没错,这次很顺利,顺利的不敢相信,呵,真以为我是好糊弄的”听到云姐的一番话以后更加肯定了白玉京心中的想法,看来没那么简单啊,从张达个人是有正常的工作的,他妻子有个小店铺生意也可以,家庭情况来说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富裕的生活还是有的,娇妻幼子家庭和睦,不该为了财务铤而走险,从死亡的时候拍摄的现场家居的摆设造型就可以看出来这点。

     过年妻子带着孩子离家去了老家,而丈夫单独去盗墓,这个总是有点让妻儿避嫌的意思。

     时间又过了两天,张达的妻儿在警察的催促下才从东北带着孩子回来,同行的还有她的哥哥以及父亲,看着两个东北人白玉京默默的跟在云姐的后面与警察一同听后询问。

     “根据以往的记载,只从你们结婚生子以后,回到东北一般都是过了大年初一以后,这次为什么走那么早,并且让你回来,拖拉几天”

     审讯的警察单刀直入的问题让张达妻子有点紧张,不过在其父亲与哥哥的安慰下,张达的妻子还是慢慢的叙说了起来:“这次回家我也很意外,本来想着是年后再回去的,已经说好了,但是在过年前半个月我丈夫突然变得焦躁起来”

     “我开始以为他只是想要出去钓鱼,毕竟热爱钓鱼的人几天出去一般都是那个样子,有一天半夜我起夜发现我丈夫在门口与什么人在说什么,但是那时候有些迷糊没有在意就又睡下了”

     “再后来我丈夫就让我今年带着孩子去东北过年,说是多少年让我感到小时候的年味了,并且叮嘱我们注意安全,开始我叫他一去,他说他在忙完家里的事情年后再赶过去,可是没想到竟然...5555”张达妻子的哭的样子看起来还算是真实,白玉京作为一个新手,继续的做背景。

     然而警察与云姐毕竟是老道的人,双方嘀咕了两句以后,审讯的警察继续问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那天夜里与你丈夫对话的人声音,是年轻人还是年纪大一些的,本地口音还是外地”

     警察的询问后,张达妻子逐步挺住了哭声,然后开始努力回忆当时的情景,一直十多分钟才张口回答:“他们声音有些小,我开始以为是邻居什么,没听得太仔细,只记得应该是一个年轻人,有点奇怪是他们说的是普通话然后我就不记得什么了”

     随后的问题就是一些没有营养的问题了,在问询完毕以后,警察出门让对方离开。

     在临走的时候,白玉京看到张达的儿子的脖子上有一个红色的绳子,脑中回忆下警察在张达手里找到的儿子的照片,最近的一张貌似他儿子的颈部没有什么东西,白玉京伸手拦住了正要离开的张达的妻子。

     “你要干啥~!”作为张达妻子的哥哥挡在白玉京与自己的外甥之间。

     “请让一下,谢谢”这位东北汉子,想想自己在什么对方,把白玉京当做了警察,然后自主的让开了一步,白玉京看跟着张达的儿子,然后轻声的问:“小朋友你脖子里的东西是你爸爸你的吗?”